校庆|风雨如磐立校始,笔泻赣江锦纶织
2016-10-31
 

听一场秋雨,望一眼往昔。在新生们来到师大的第五十一个日子里,迎来了师大的第七十六个校庆。漫步校园,几十里风光环望。碧波澄澈,草木芳芳,楼宇错落,红砖熙攘。那些缠绕着的思绪不禁随着瑶湖的阵阵秋风飘向了远方——三万师大人,共沐师大情。这一天,除了欢庆,还有记忆。回望四大教学楼,我们师大的故事,还要从这里说起。
   
犹记初来乍到的我们都曾被四幢红色建筑锁住目光。来往学子,大都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遍了校园的边边角角。自那时起,四幢主楼的名字就成了我们最常用的路标。在笔者走访16级的新生的过程中,学子们最好奇的,还是四大主楼名字的来历。其中,还有学习领着笔者前去蔡方荫先生的塑像前,分享先生的过往。
九月玉兰迟暮香,方荫学子建栋梁
   
初见方荫楼时,遥遥的望见落日余晖下的它被笼上了一层粉色。悄然走近,只觉得花香愈发浓郁,玉兰弥漫在空气中的香气掩去了些许化工原料的刺鼻气味。放眼望去,这迟暮的玉兰风姿不减,着实为平日严肃的氛围添上了几分活泼。
忙碌在方荫楼里的学子们,更倾注自己所有努力,只为自己的目标。坚韧不拔,卓然独立。蔡方荫先生一生都在用行动为师大人做出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蔡先生的不断求索,独立创新是工科学子们学习的榜样,而的创造则是每一个工科学子努力的目标。先生一生致力于土木工程的研究与创造发展,为土木工程事业呕心沥血。能加入九三学社是业界对先生的肯定。楼宇上方荫楼三个大字,不仅是对先生的褒奖,更是对学子无限的期盼。
   
玉兰缓吐香,师大人,我们都在路上。
学派群流上,仰止万方同
   
高高的台阶、两侧的棕榈和白杨,宣告着先骕楼的巍严。拾阶而上,廊腰缦回,初探理想,先辈为范。这里是理工学子的日常,也是以我校首任校长胡先骕先生名字命名的教学楼。
   
先骕,先骕。在笔者看来,就是甘作一匹开路骏马,为学科建设铺路架桥。作为我校首任校长的胡先生,为植物学开辟了一条新道路,更为揭开了我校教育事业的序幕。
   
胡先生不论是在学术领域还是在教育领域的造诣可谓世人皆知。而这些成功,离不开他对科学的热忱与专攻。正是这种精神,值得每一个师大人念而后省,以学术成就向其致敬。
   
依旧忙碌在先骕楼里的学子们更应把这些精神当做努力的方向。不忘初衷,铭记先贤,在学派群流中勇争上游,仰止四方。
不为名达勤刻苦,我以我血荐轩辕
  自古以来,书生在世人眼中的形象大约可谓以气节相砥砺,以道义相切磋。而就是这样一位先生,打破了世人对书生的传统认识。正值壮年的他,成为了抗战捐躯教授第一人,让岁月永远停留在了三十八岁。
 
步入名达楼的那一刻,扑面而来的学术气息让笔者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走的尤为轻缓。那些沉睡着的历史,仿佛在我身侧飘荡,淡淡古卷清香,弥漫在空气中久久不散。
 
姚名达先生仿佛在高处望着我们,期盼着这座楼里的学子终有一朝完成他未了的心愿。《中国史学史》是他在人世间留下的唯一遗憾,后世学子遍寻不得,只得叹息扼腕。
 
在这样一个和平时期,不存在以身殉国,血荐轩辕。名达对于学子来说,不过是最表层的梦想,而其本质却是对学术的不断求索。让新的学术被世人知晓,才是名达最根本的意义。
学高可为师,身正方为范
   
数百间大大小小的教室汇聚成了全校学习氛围最为浓厚的惟义楼。这是一个培养一代接一代教书先生的地方,它不仅给予你源源不断的知识,还在无形中传授你做人的道理。
   
杨惟义先生对学业的执着追求和他治学严谨的态度是他学高为师的根基。回忆起杨先生曾经淡泊名利、放弃国外的高额工薪毅然回国为祖国教育事业献身的种种,敬仰之情便从心底油然而生。知则唯义,为学乃进。先生以身作则,吾辈更当自励。
   
每每走进惟义楼,都已然发觉学高为师,德高为范这几个大字成了和空气一样的存在,深入每一个师大人的血脉。或许有朝一日,作为师大学子的笔者也会站在三尺讲桌,向学生们传道授业。彼时,杨先生的教诲定当不忘。
    
四大主楼在瑶湖之畔虽仅历经几载春秋,却承载着无数历史的沧桑,承载了曾经师大人的光芒。学校命名的初衷不仅仅是纪念这些曾经的师大人,更是怀揣着对未来每一位师大人的期望。相信每一个镌刻在朱墙上的名字,也终将铭刻在每一个师大人的心上。
   
风雨如磐立校始,举校欢庆之时,勿忘回顾起过往岁月里师大一路走来的维艰步履;笔泻赣江锦纶织,相信在未来,师大人更能够不断谱就属于自己的熠熠华章。
 

/校学生会宣传部 赵熠格                   

 审阅/校学生会宣传部 曹莞荫